丝绸之路垄断者:粟特人的商业网络与在华生活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粟特对中国的贡献?



众所周知,丝绸之路是中国古代的重要贸易路线。然而,这条路线的主要经营者却不是汉人。在丝绸之路的盛世,来自中亚的粟特人才是贸易线路的垄断者。不仅如此,随着贸易网络的展开,粟特人还大举迁入中原,把他们独特的文明带到了中国。


粟特商业网络

粟特人顺着丝绸之路进入东亚大陆


粟特人是中亚河中等地的伊朗语系民族。他们开始以撒马尔罕为中心扩展其贸易网络,鼎盛之时,足迹遍及欧亚大陆。中世纪早期的《希腊史残卷》曾记载一个粟特大商人的故事:


公元5687年,商人摩尼亚赫从中国运输一批丝绸到突厥汗庭。随后他又说服室点密可汗支持他,以外交使团的名义将剩下的丝绸运到拜占庭、并因此获利甚多。


在吐鲁番出土的《高昌内藏奏得称价钱帐》,也留下了关于粟特商人的重要记载。文书中记载的35笔交易几乎都有粟特人的参与,可见他们在丝路贸易中的重要地位。此外,高昌国的税收和交易都使用价值较高的萨珊银币或拜占庭金币,而不是价值较低的中国铜钱。1957年,在新疆乌恰县的考古发掘中就发掘到了当时用于交易的数百枚萨珊银币和16根金条。

受粟特影响 毗邻内地的高昌国也不接受汉式铜钱用于贸易支付


粟特人从中原运出的货物主要是生丝。经由他们输入中原的货物则更为多样,极大影响了当时中国社会的风貌。


服饰方面,各种胡服、胡帽替代了汉魏的传统服饰,翻领、对襟、窄袖的新风尚在壁画、陶俑中反复出现,体现了西域服饰对中原时尚的影响。此外,从唐代出土的织锦残片中还发现了不少萨珊花纹,这表明波斯锦、粟特锦等利用中国生丝再加工的产品逆流回唐朝以后,受到广泛的追捧。


出土的传统粟特女装


另一种被粟特人垄断的奢侈品则是宝石。作为当时最擅长分辨名贵宝石的商人,粟特人凭借他们的独特技艺获益颇丰。受此影响,民间传说中出现了大量关于粟特人与名贵宝石的内容。


粟特商人形象的唐三彩


成书于北宋的《太平广记》就记载了这样一个传奇故事:长安有一位无儿无女且以卖饼为生的粟特商人。他生病时曾受到一个举人的照顾。这位商人为了表示感谢,就告诉举人,自己的左臂内藏有价值不菲的珠宝,等他去世后可以取出来赚大钱。商人逝世后,后来举人果然在他的左臂内找到珠宝,在市场上卖得数十万钱。


除此以外,粟特人还带来了各种香料、植物,以及名马等罕见动物。如唐玄宗曾获得六匹来自费尔干纳的汗血马,并借用了粟特语“叱拨”(意为四足动物)给它们分别取名为“红叱拨”、“紫叱拨”等等。


今日的杰尔金马 被认为就是古代的汗血宝马


粟特社区的建立

粟特人充满异域情调的独立社区


随着粟特贸易网络的完善,中国也逐渐形成了粟特人社区。北朝后期,政府开始设置名为萨宝的职位,对他们进行管理。


萨宝一词的原意是商队首领,但在中国演变为一政教合一的职务,管理社区日常事务之余,也组织主张拜火教祭祀。目前在中国发现的萨宝墓地包括:有太原的虞弘墓、西安的安伽墓、史君墓,而这些墓葬都有着典型的中亚波斯风格。


萨宝们在北朝的地位很高,如安伽墓不仅靠近北周皇室墓地,其规模也与皇陵相近。这种高待遇与当时的外交需求有关。擅长多种语言的粟特人恰好是北周、北齐与突厥人开展外交活动时不可或缺的角色。


进入隋唐后,粟特人的数量有增无减。长安当时有西市胡一词,专门来称呼这些粟特商人。同时在南方的主要城市如扬州、成都等地,也出现了粟特人聚集的社区。


粟特人墓穴中的石棺雕刻


粟特职业大全

壁画上的粟特贵族


当然,并非每个来到中国的粟特人都是富商大贾。一些粟特人也进入宫廷任职。如隋朝时的粟特工匠何稠,就因为仿造了波斯锦袍,并复制了当时失传的琉璃制品,一路升官至太府丞。隋文帝也很赞赏何稠,并对杨广说:何稠做事很用心,我把后事托付给他,你以后做什么记得和他商量。


固原则有一个来自粟特的史氏家族。这一家族中,最早来华的史勿射曾任隋朝的骠骑将军。其子史诃耽则是唐朝的第一代翻译,在长安宫廷任职了三十余年。孙辈的史铁棒负责养马。他有一个同宗史道德也从事相同的工作。但史道德的业绩不太好,他在六胡州负责养马时有数十万匹马死亡。


唐三彩马俑


粟特人同时将西方舞蹈带进了长安宫廷。来自粟特的舞蹈有胡旋舞、胡腾舞、柘枝舞三种。其中胡旋舞最有代表性,是唐朝胡风的代表。舞者站在一小毯子上,伴随音乐旋转蹬踏,故名胡旋。粟特诸城邦都有进献胡旋舞女的记录,不过男性也可以跳此舞,武则天侄孙武延秀就长于此技。


与此同时,西域的音乐和乐器也传入中原。《隋书》记载了康国乐、安国乐所使用的乐器,并记载了曹妙达、安马驹等著名的音乐家。


莫高窟壁画上 翩翩起舞的粟特舞女


一些善战的粟特人则从事军事活动。安禄山无疑是历史上最有名的粟特军人,他的名字“禄山”是粟特人的常见人名,意为“光明”。他因为擅长多种语言在东北边境担任翻译,后来逐步升官,最终成为割据一方的节度使。在他周围也可以发现其他粟特军人的踪迹,甚至还有一支由西域康国武士组成的拓羯亲卫军。


安禄山可能是今人最熟悉的唐代粟特人


另外一批军事化的粟特人则主要在鄂尔多斯高原活动。这一地区也被称为六胡州,当地粟特人除了经商以外,主要负责提供战马。对历代中原王朝而言,战马都是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这些驯养战马的粟特人自然备受朝廷关注。开元年间,他们只要提供30匹马、便能获封为游击将军。当边境遭受北方游牧民族侵袭时,他们就是以夷制夷政策下的第一道防线。


唐代的战马离不开粟特人主持的马匹贸易


那些无钱无势的粟特人,则主要从事餐饮业。前文提及的卖饼商人,就是这样一位贩卖胡食的小贩。唐朝时,以面食为主的胡食逐步取代了传统的麦饭。


当时较为流行的胡食主要包括:胡饼(即芝麻烧饼)。大诗人白居易即对此赞不绝口,称其面脆油香。还有类似今日汤面的汤饼。从波斯传入的馅饼“毕罗”,除了肉馅口味之外,还有樱桃、蟹黄等多种口味任君选择。


简简单单的芝麻烧饼竟也是当年粟特人传入的中亚美食


粟特人的葡萄酒产业同样有名。蒲坂地区有大量的酒家胡,经营乾和葡萄酒。乾和是对突厥语qaran的音译,意为 装酒的袋子。顾名思义,粟特葡萄酒通常装在袋子中出售,待顾客买回后再自行倒入杯中。


唐朝文人也对粟特葡萄酒多有溢美之词,王瀚的名句“葡萄美酒夜光杯”正是典型例子。为了招徕顾客,店家往往让一些貌美的胡人女子在前台卖酒,元稹即以这些胡姬为原型,写出了知名爱情故事《莺莺传》。


粟特人的中亚式酒杯


习俗与节庆

元宵节挂灯笼居然是粟特人传入的拜火教习俗


粟特人在经商的同时,也带来了他们的宗教和节日。元宵节所挂的灯笼,就受到了中亚诺鲁孜节的影响。粟特人虽然信仰多元,但主要以拜火教为主,其习俗虽在中原保留不多,但仍有踪迹可寻。


由于拜火教主张近亲结婚,与儒家差距甚大,被批判为诸夷中最为丑陋的,因而在中国并不多见仅有《苏谅妻马氏墓志》中记载了一个波斯人苏谅,娶自己的女儿为妻的事情。


所以,在中国的粟特人一般退而求其次,选择和同族人结婚。陕西博物馆藏有《米继芬墓志》,墓志称米继芬本来是西域人,又说夫人为米氏。非常嚣张的无视了唐朝同姓不婚的规定。


粟特人曾经将圣火在东亚点燃了数百年


拜火教的葬俗则近乎天葬。通常将尸体弃置野外,仍由野狗啃食,然后装进骨瓮里。在华的粟特人未见骨瓮,但天葬习俗仍存。《旧唐书》记载,太原有拜火教徒弃置尸体的黄坑,而官不能止。由于这一举动积年累月,导致出现了大量的野狗和野狼危害平民。至天宝年间,到太原任职的李暠发兵将野狗扑杀一空后,才将此俗禁绝。太原自北齐时即有大规模的粟特聚落,可知此俗流行约有近两百年之久。


粟特人的节庆活动也是围绕拜火教展开的。唐朝人相当热衷的一个节日叫做“泼寒胡”,是一种近似狂欢节的活动。举行时,诸人身穿华服,喝酒庆祝,互相泼水,好不热闹。泼寒胡在中亚原本是春季播种前祈祷丰收的活动,但在唐朝演变为单纯的冬季泼水节。唐朝皇室也对此颇感兴趣,中宗、睿宗都曾亲自围观。


粟特人制作的银制酒壶


另一种常见的宗教活动则是幻表演。这一略有血腥的表演原本是为了祈福,但在中国却演变成了单纯的幻术。幻术的表演者被称作袄主,举办祭祀活动时,拜火教徒先杀猪宰羊,然后请出袄主。只见袄主掏出一把利刃刺进自己腹中,利刃从背后穿出。此外,袄主还要以刀搅乱肚肠。过一会,袄主再念念有词,喷了一口水,身体就又完好如初了。围观群众则纷纷投以铜钱赞赏。


凉州的幻术表演更夸张一些。袄主将一铁钉从额头钉入,一直贯穿到腋下。然后袄主身带铁钉飞奔到数百公里外的张掖,在袄祠前跳个舞再跑回来。拔掉钉子以后,只要卧床几日就跟没事人一样了。


拜火教因其教义天然与儒家不合,汉官多有上书要求予以禁止。唐高宗时就曾下令不准在长安表演幻术,发现一律遣返。然而这些禁令并未被严格执行。据《朝野佥载》的记录,类似的幻术表演在武后统治时期仍有出现。在今日的关中盆地内被称为“血社火”的表演,便是粟特人风俗的遗存。

今日在关中地区还屡屡上演的血社火


粟特社区的崩溃

安史之乱让东亚的粟特人境遇急转直下


经过粟特人的长期经营,一个由军人、政府官员和商人等群体组成的完整粟特社,群已在中原大陆蓬勃发展。然而,安史之乱极大地影响了在中国生活的粟特人,令他们的声誉大为恶化。唐朝文人在回忆开元盛世的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将作为叛军首脑的粟特人视为仇敌。


唐朝人对粟特人的仇恨情绪也与马匹问题有关。由于唐朝在安史之乱损失了大量马场,不得不向回鹘购买马匹。粟特人作为回鹘与唐朝的中介,自然要从中牟利。在粟特中介的努力下,一匹马的价格从从25匹生丝暴涨至40匹生丝,令唐朝人怨恨不已。于是,在780年时,一群对粟特人不满的唐朝人,在张光晟的率领下袭击了一支回鹘-粟特商队,将商队的马匹、丝绸都抢夺一空。


遭到汉族盗匪袭击的粟特商队


为防遭受歧视,粟特人纷纷选择隐藏自己的出身,即使是朝廷重臣也不例外。镇守西部边境的安重璋就向唐廷上书,耻于安禄山“同宗”,于是被赐姓李,改名李抱玉。


没有能力改姓的粟特人只好从出身上做手脚。我们可以找到几份在南方出土的粟特人墓志,墓志上将自己的出身写为会稽。这是粟特人的一种障眼法,会稽是南方的历史名城,而靠近敦煌的一个小城常乐,当时也被称为会稽。利用地名重名,这些粟特人成功把自己变成了衣冠南渡的后裔。


穆斯林征服与海上丝绸之路的壮大 让东亚的粟特人最终消亡


对粟特社区的最后一击,则来自他们的故乡中亚。经过伊斯兰教势力的长期侵袭,粟特城邦逐渐丧失其独立性,被萨曼王朝吞并。同时海上丝绸之路在穆斯林的控制下迅速兴起,替代了陆路的贸易功能。丧失了贸易线的粟特人,便不再有其独立性,逐渐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今天依然生活在塔吉克斯坦山区的粟特人后裔


推荐阅读

大唐的衰落能怪其倚重的异族将领吗?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